“超前点播”再被推上风口浪尖,但它何错之有?

浏览:4879   发布时间: 08月26日

「来源: |雷科技 ID:leitech」

锋见(feng_keji) 原创

编辑丨三明治

先来一个问题,大家平时有开视频网站的VIP吗?

如今,移动互联网深入到大众每一天的生活之中,在线视频已经成为我们日常消遣中不可剥夺的一部分。购买会员跳过广告、观看专属视频内容,似乎已经成为了我们生活的常态。下班回家,躺在自家沙发上,随手打开视频平台补补最近热播的《扫黑风暴》,好不惬意。

不过,正如近些年的热播剧集那样,《扫黑风暴》同样推出了“超前点播”服务,让VIP用户可以在先看四集的基础上面,通过付费解锁后面四集内容。这样的付费服务,自然在网络上引发了一定的争议。

近日,上海市消保委官方微信发文,表示某视频平台独播剧《扫黑风暴》超前点播漠视消费者选择权,涉嫌捆绑销售。看到这一消息,各路视频平台用户纷纷表示喜大普奔,这是否意味着以后超前点播行为都不再允许了?然而事实可能要让大部分人失望了。

“超前点播”,不合理但合规

在讨论这个问题前,我们先来看看上海市消保委的具体评价。上海市消保委表示,腾讯视频的“超前点播”服务要求用户按照顺序解锁剧集。这也就意味着,用户无法自由选择点播集数,如果想要超前点播看第23集,那就必须先行购买第20、21、22集。原本只需要花3元钱就能看到的剧集,现在必须要花12元钱才能看到。

上海市消保委认为,消费者依法享有选择权。腾讯视频在《扫黑风暴》的超前点播中,既然是按集收费的,那消费者就有权选择他要看的那一集。所谓“按顺序解锁观看”,涉嫌捆绑销售,是对消费者选择权的漠视。

然后....就这样了,上海市消保委并不认为“超前点播”这种服务模式是违法的,他们只是认为腾讯严格规定点播顺序侵犯用户的选择权而已。换句话说,腾讯视频只要在之后推出的“超前点播”服务中,允许用户自由选择付费点播的剧集,那就完全没有问题。

不过,根据微博网友反馈,目前各家视频平台推出的“超前点播”服务,基本全部要求用户按照顺序点播剧集。如果各家平台因此进行整改,对于经常使用“超前点播”服务的用户而言也是个好消息。

无独有偶,2019年12月,因为不满两大视频平台在《庆余年》上推出的“超前点播”服务,两名法律业内人士将两大视频平台一举告上法院,他们表示“超前点播”服务明确损害会员现有权益,要求法院判决“超前点播”服务违法,并给消费者赔偿经济损失。

从结果来看,两名业内人士全部胜诉,并获得了一定数额的经济补偿。然而,两家法院同样没有判定“超前点播”这种服务模式是违法的,视频平台存在的问题是损害会员已有的权益。

按照法院的判决,视频平台不能够在未经用户许可的情况下,擅自改变会员服务条款,要求会员接受“超前点播”服务。换言之,各家视频平台只需要在日后的会员服务协议中注明“超前点播”服务的条款,那么“超前点播”服务就是合法合规的,新用户要购买会员就只能接受了。

(现在基本都会注明)

不过,“超前点播”可能合规,并不代表网友就会买账。尽管各家平台已经强行推行“超前点播”一年有余,但是《扫黑风暴》的超前点播依然让众多网友表示“接受不能”。

有网友表示“超前点播就不应该有,会员已经付费了”。不少网友表示,掏钱开通会员时,潜意识里都有对这项服务的预期:视频没有广告、专属内容我都能看。所以,当出现会员超前点播这种“增值服务”时,瞬间便有了坐飞机坐到一半、被要求掏钱加速的错愕感,会有种自己的会员权益受到侵害的感觉。

当然,也有部分网友表示,超前点播本身就是个人意愿,并没有强制。“个人意愿吧,想紧跟剧情的就买,可以等的就等。”不过从目前社交媒体的舆论趋势来看,持有这种观点的用户是比较小众的。

国内视频平台的困境

除了“超前点播”业务,近些年国内视频平台在“营收”方面确实下了不少功夫。去年11月13日,爱奇艺官方宣布,将对爱奇艺“黄金VIP”会员服务实行多端价格统一调整,这也是爱奇艺九年以来首次进行VIP会员价格调整。最终,爱奇艺黄金会员的单月价格从每月19.8元调整到25元,连续包月价格从每月15元调整到每月19元。

不仅如此,爱奇艺甚至为痴迷追剧的用户推出了全新的“星钻VIP”会员服务,包月价格为60元,是涨价后的“黄金VIP”价格的2.5倍。至于该会员主打的权益,最吸引人的自然是“超前点播”和“星钻影院”。

无独有偶,今年4月,腾讯视频官方宣布,将对腾讯视频VIP会员价格进行统一调整。调整过后,腾讯视频VIP会员连续/非连续包月、包季、包年的套餐价格均有上涨,其中用户数量最多的连续包月套餐则由15元涨至20元,可以说用户每月至少要为视频VIP多花5块钱。

有趣的是,从数据上看,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应该算是国内用户基数最大的两家在线视频平台。月活用户方面,根据Questmobile统计,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在市场上遥遥领先。付费用户方面,根据腾讯和爱奇艺的最新财报,腾讯视频的付费会员已经达到1.23亿,而爱奇艺当期的订阅会员人数约为1.02亿人次。

问题来了,如此庞大的视频平台,为什么要义无反顾地推出“超前点播”服务,不断提高会员价格?原因很简单,说白了就是缺钱。

在辉煌的用户数据背面,隐藏的是视频平台难以盈利的事实。根据爱奇艺最新发布的第二季度财报显示,爱奇艺总营收达到了76亿元,同比增长3%,与此同时,爱奇艺净亏损为14亿元,依旧保持在去年的同期水平。根据金融机构分析,爱奇艺这么长久的亏损很可能会持续下去,暂时看不到盈利的边界。

另一方面,腾讯视频虽然基本不会在财报中给出腾讯视频的具体营收数据,但是从逐渐减缓的平均付费用户同比增速和会员涨价的决策来看,两边的营收情况应该相差不大。

为了减缓亏损、寻找盈利的可能性,视频平台使出了浑身解数。目前看来,付费会员依然还是见效最快的方式。这就不难理解,为了推广付费会员,三大视频平台能够做出延长免费用户的广告时长、把更多内容设置为超前点播、增加会员推广广告的曝光率等行为了。

国内视频平台应该怎么做?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妨参考一下海外视频平台的做法。相较于以广告付费为主的Youtube,专注于付费自制剧的Netflix无疑是一个更好的例子。远在大洋彼岸的Netflix,可谓是疫情之下的最大赢家,也是目前全球为数不多的能凭借会员业务盈利的视频网站。

Netflix的成功,建立在两大基础上——用户的付费习惯和优质的独播剧集。首先,Netflix的主要盈利渠道其实只有付费会员这一个,相比国内视频平台,Netflix付费会员的门槛的确要更高些。标准会员需要13.99美元/月,如果要看4K超清,每月则要支付17.99美元。

这个价格看似很高,实则不然,要知道Netflix崛起的主要原因恰恰是便宜。在Netflix出现前,美国付费电视台HBO就已经通过没有广告、专享剧集、尺度更大等优势,养成了美国人的付费订阅习惯。对比付费电视动辄20-30美元/月的价格,Netflix的会员费用堪称良心。

其次,Netflix在自制内容方面投入颇高。根据金融机构预测,网飞上半年为内容付出了80亿美元,同比增长41%,预计2021年全年内容支出将达到120亿美元。高投入也体现到了产出上,经过长年累月的内容积淀,Netflix的“内容资产”已经可以被称为自己的核心优势,其中不乏《爱尔兰人》《女巫》以及新一季的《黑镜》《陌生人》等优秀作品。

根据Netflix发布的2020年财报,去年Netflix增速达到新高,全年付费用户数增加了3700万人,同比增长31%;全年营收达到了250亿美元,同比增长24%;全年利润达到46亿美元,同比增长76%。截至2020年4季度,会员付费收入占到了Netflix总业务的98.5%。

遗憾的是,这两点基础并没有那么容易做到。在目前长视频平台竞争格局趋向稳定、下沉市场开拓艰难、内容出海扩张缓慢的背景下,如何深耕细作平台现有的会员,成为头部平台基本绕不开的经营考题。未来,国内视频平台未来将会逐步进入提价通道,包括芒果TV、哔哩哔哩等平台都有会员涨价、新增付费业务的可能。

“超前点播”服务,是视频平台在寻求盈利道路上的又一次尝试。尽管它的确不那么受欢迎,但是从爱奇艺的财报来看,营收成效是立竿见影的。视频网站需要看到的是,国内用户的版权意识和付费意识一直都在增强,我们都愿意为正版内容付费。只是,我们也希望正版付费服务,能多些真诚、少些套路,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摆出一副“用国外的先进经验来割韭菜”的模样。

200出头的智能设备应该长什么样?很多人会回答手环,咕咚的回答却是一只功能齐全的智能手表。咕咚F4从F3的方屏进化成了圆屏,颜值更高。除了常规的心率监测、睡眠监测,它还支持体温监测,后疫情时代更放心。信息提醒、天气推送、防水等常规功能都没有缺席,续航时间还长达10天,这不比某米香?

主营产品:工业烤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