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榨干女儿,《婆婆的镯子》里刘茵,为什么没成为樊胜美?

浏览:4400   发布时间: 09月23日

最近,《婆婆的镯子》的电视剧热播,剧中由蓝盈盈饰演的刘茵,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剧中的刘茵,家庭背景像极了《欢乐颂》里的樊胜美。她的家在小县城,有一个弟弟,有一对重男轻女的父母。父母没有能力为儿子买房,就把主意打到了优秀的女儿的身上。女儿出嫁,父母只陪送了八床棉被;却问女婿石头家要70万彩礼,用来给自己儿子买房。

用刘茵婆婆的一句话来说:“这样家庭教育出来的女孩子,能有什么好的?”直接看低了刘茵。实际上,刘茵名牌大学毕业,进入上海的公司工作,在职场中成为了最年轻的总监,买了公司期权。但从个人素质上来说,刘茵相比较于对象石头来说,优秀的多。

但是正是因为刘茵出生在重男轻女的家庭里,还有需要帮扶的弟弟,就被在婚恋市场上大打折扣,被人瞧不起。

老生常谈的话题:扶弟魔

在《婆婆的镯子》里,这个在网上一直很热的话题扶弟魔,在剧中就被编剧毫无保留的展示出来了。关于扶弟魔的讨论:网上的留言区轻松可见上千条的评论,都是大倒苦水,妻子如何帮扶娘家。

关于扶弟魔的形成,在《婆婆的镯子》里,看刘茵的父母和弟弟,就大概明白了这一类“扶弟魔”形成的原因。而“扶弟魔”这一个词中的“弟”,并不单单指女方的弟弟,而是代指娘家的男丁:包括哥哥和弟弟。

从剧中可以看出:刘茵家处小县城,父母并不是很有钱,却很要面子。父母的工作和赚钱能力很差,弟弟也不是很争气,挣钱也不多。就是这样的家庭,父母却要给打肿脸充胖子,给儿子买70万的房子。

没有钱怎么办?人家父母有招,人家有个长得好看,能力出众的女儿。一边榨取女儿的血汗钱,一边从女儿的婚姻捞取好处,要高额的彩礼,但不陪嫁,这不这给儿子买房子的钱就出来了。

但是,可能这个如意算盘打的太响。事情却向着相反的方向去了。由于女婿石头在上海买了婚房,男方手里没有存款了。女儿刘茵拿自己的积蓄,装修了婚房,也没了钱。这70万的彩礼,自然是没有。

刘茵的妈妈自然不干,抓着男方要彩礼。不得已刘茵的婆婆李霜清,只能以家里祖传的金缮玉镯(价值100多万)做为彩礼,送给了刘茵。正因此,镯子到了刘茵的手里,娘家妈妈的主意也打到了女儿身上。

要为弟弟买房子,刘茵必须将镯子变卖成现金,帮助娘家。这么做就很不合适!

刘茵的妈妈:以金镯子换玉镯的把戏,荒唐

说到手段,刘茵的妈妈无所不用其极;甚至打亲情牌。本来来上海的目的是骗走刘茵的镯子,却把自己装扮成想见女儿的样子。刘茵妈妈从带来老家的土特产,并分装好,让刘茵带给同事,并希望女儿处好人际关系,好在有困难时,刘茵能得到别人的帮助。下了火车第一件事就是买女儿爱吃的嫩玉米;在家给女儿煲鸡汤,怕女儿工作忙营养不良。

要是不带着骗女儿镯子的大前提,这个妈妈可谓母爱满满。特别是给女儿买了个金镯子,说我女儿也有自己的金镯子了,那一刻刘茵是沦陷在母爱里的。觉得自己是拥有母爱的幸福女儿。

然而,下一秒知道镯子还在亲家母李霜清那,刘茵妈妈直接跑到婆婆家里,当众大打出手。刘茵慢慢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当妈妈洗澡时,她看了妈妈与爸爸的聊天记录,才发现原来妈妈这次来,是带着骗走镯子,然后卖掉给儿子买房的目的来的。那一刻,瞬间心凉。

难以弥补的亲情:渐行渐远

也是这时,过往发生在这个家里的一切,都出现在了刘茵脑海里。

在她离家远行求学时,父母并没有送女儿。大学期间,也未曾来看,也不曾关心。结婚时,因为彩礼闹得很不好看;陪嫁只给了八床棉被。

这样的父母,怎么会千里迢迢因为想念来看自己。想明白了,刘茵与原生家庭的感情,彻底渐行渐远了。

刘茵的清醒与拒绝

而《欢乐颂》里边的樊胜美却并没有这么幸运。樊胜美在上海挣得钱,全部寄回家里,给哥哥买房子,养孩子;哥哥打了人,躲起来;樊胜美还要出钱出力,来收拾烂摊子。最后,将自己廉价的身体给了曲筱绡的哥哥,换了些钱给家里。

樊胜美成为“捞女”,在很大程度上,都来自原生家庭的逼迫,扶弟魔般的无休无止。最后,她的爱人买房子也不敢加她的名字,未来婆婆也并不喜欢她,认为她负担太重。最后,与自己的爱人分开了。

而和她情况相似的刘茵,却因为及时清醒和懂得拒绝,才在最后避免成为了樊胜美一样的存在,避免了成为扶弟魔。

这个在现实社会中,同样存在很多的“扶弟魔”,带给了小家庭无穷无尽的痛苦,甚至是婚姻的破裂?

主营产品:工业烤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