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人想不明白:毛主席为什么反对“毛泽东主义”这个提法?

浏览:2771   发布时间: 09月24日

在几代中国人的记忆里,人们称马克思、列宁的思想体系为“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

但是,对于毛泽东同志的思想体系,我们却习惯称之为“毛泽东思想”。

这是为什么?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个称谓上的差异?

毛泽东同志对此又有什么样的看法?

伟大领袖毛泽东

我们首先来看看“毛泽东思想”这个词语的官方定义:

“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理和中国革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产物,是中国共产党人集体智慧的结晶”。

许多人并不知道,在确定把毛泽东的思想体系命名为“毛泽东思想”之前,党内曾经有过许多次激烈的观念之争。

从“毛泽东主义”到“毛泽东思想”。

事实上,早在党的“七大”会议之前,党内就有了“毛泽东思想”或“毛泽东主义”的提法。

在许多时候,在许多场合,我党宣传部门者习惯性地沿用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的提法,说的是“毛泽东主义”。

比如,1942年7月1日,晋察冀日报发表了一篇社论,标题就是《纪念七一,全党学习掌握毛泽东主义》。

但是,“毛泽东主义”这样的提法不会出现在延安的报纸上。

这是因为,发表“社论”这样重要的文章,一定会报送毛主席亲自审阅。

而毛主席是绝对不会接受“毛泽东主义”这样的提法的。

即便是“毛泽东思想”这样的提法,毛主席也是持反对态度的。

毛主席在延安发表讲话

1943年初,中宣部副部长凯丰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郑重提出,要在全党、全军中大力宣传毛泽东思想的建议。

收到凯丰来信后,毛主席连夜写了一封回信。

毛主席在信里特别申明:“我的思想自觉没有成熟,还是学习的时候,不是鼓吹的时候。”

“要鼓吹只宜以某些片段去鼓吹,例如整风文件中的几件,不宜当作体系去鼓吹,因我的体系还没有成熟。”

这是毛主席第一次公开声明自己的思想“体系还没有成熟。”

但是,中国共产党确实到了有必要打出自己的思想理论旗帜的时候了。

因此,尽管毛主席是那样的态度,“毛泽东思想”的提法还是得到了中共中央其他主要领导人的支持。

当年7月8日,王稼祥写了一篇文章-《中国共产党与中国民族的解放道路》,他在文中明确提出了“毛泽东思想”的概念:

“毛泽东思想就是中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的布尔什维克主义,中国的共产主义”。

“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革命运动实际经验相结合的结果”。

这篇文章在延安《解放日报》发表前,王稼祥特意请毛主席审阅了这篇文章。

第二天,毛主席把王稼祥请到自己的窑洞里,推心置腹地谈了自己的“读后感”。

毛主席首先对“毛泽东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提法提出了反对意见。

王稼祥反复陈述理由,并坚称,这样的提法“代表了大多数党内同志的意愿”。

在这样的情况下,毛主席总算勉强同意了“毛泽东思想”这样的提法。

毛主席说:“如果你们一定要提,还是提‘毛泽东思想’稍好一些,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嘛。”

不过,毛主席坚持认为:“不能随便提‘毛泽东主义’。”

毛主席说:“我是马克思、列宁的学生,怎么可以跟他们并列。”

“你们如果一定要提‘主义’,那么我可以回答你们,我没有‘主义’,我的‘主义’就是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

见王稼祥不再坚持,毛主席接着说:“作为一种思想体系,我还没有成熟。这不是谦虚,事实如此。”

从此开始,“毛泽东思想”作为中国共产党的政治、理论概念确定了下来。

毛主席在延安

不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党内一些同志还是习惯使用“毛泽东主义”的提法。

这些同志中的一些人经历过“五四”运动,见识过“五四”时期动不动就说某种“主义”的事。

因而,在他们的意识里,“主义”远比“思想”崇高、伟大。

所以,他们认为“毛泽东主义”远比“毛泽东思想”更能够显示毛泽东对中国革命的理论贡献。

革命老人、华北大学校长吴玉章就是其中之一。

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吴玉章还特意给周恩来副主席发去了一封电报。

吴玉章在电报上写道:我觉得“把毛泽东思想改成毛泽东主义更为妥当”。

周恩来把这封信转交给毛主席之后,毛主席亲自提笔给吴玉章写了一封信。

毛主席在信里再次明确表示:

“那样说是很不适当的。现在没有什么毛泽东主义,因此不能说毛泽东主义。”

“必须号召学生们学习马恩列斯的理论和中国革命的经验,包括中国共产党人根据马恩列斯理论所写的某些小册子,以及党中央各项规定路线和政策的文件在内。”

毛主席最后写道:

“有些同志将我的名字和马恩列斯并列,这是错误的,是无益有害的,必须坚决反对这样说。”

1945年5月14日,刘少奇代表党中央提出:“把毛泽东思想作为我们党一切工作的指针”,并把这一条写进了党章。

尽管如此,毛主席依旧把自己当成马、列的学生,这样谦逊的姿态一直没有改变。

即使在“文革”那样特殊的历史时期,当林彪之流把“毛泽东思想”无限拔高为“顶峰”的时候,毛主席也从来不同意把自己的思想理论与马、列并列。

毛主席与周副主席在延安

可以这么说,毛主席是在十分谨慎的自我审视中迎来了一个新生的国家。

新中国成立之后的若干年是毛主席一生中最辉煌的时期。

在全国上下齐心协力、共同努力下,新中国各项事业欣欣向荣、蒸蒸日上。

毛主席的威望在这个时期达到巅峰状态,“毛泽东思想”这个词语在文件、报告中的出现率和使用率也达到了最高峰。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毛主席又一次对“毛泽东思想”的提法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从“毛泽东思想”到“毛泽东同志的著作”。

1952年国庆前夕,人民日报社社长邓拓给毛主席送来国庆社论的提纲草稿,请毛主席审阅。

一天以后,邓拓收到了毛主席的秘书送回的“国庆社论”草稿。

邓拓发现,毛主席在草稿上作了许多修改,其中修改最多的就是“毛泽东思想”这个词语。

比如,在“这证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无敌力量”一句中,毛主席用红笔划去了“毛泽东思想”几个字;

毛主席还把草稿中“毛泽东思想使中国人民充满着无限胜利的信心”一句改为“中国共产党及其领袖毛泽东同志使中国人民充满着无限胜利的信心”。

在草稿末尾,毛主席批示道:

“此件已阅,不要将‘毛泽东思想’与马列主义并提,并尽可能不用这个名词。”

1953年4月初,毛主席特别指示彭真同志:“凡有‘毛泽东思想’字样的地方,均应将这些字删去”;

在中央军委军训部部长萧克报送毛主席审阅的文件上,毛主席批示道:“凡有‘毛泽东思想’字样的地方均改为‘毛泽东同志的著作’字样”;

1954年3月,毛主席亲自修改《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条例总则草案》,把“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党和毛泽东同志的领导下”,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

就这样,毛主席一次又一次审改“毛泽东思想”这条词语,显然,他对“毛泽东思想”的提法不甚满意。

毛泽东与彭德怀

最后,中共中央宣传部于1954年12月专门发了一个文件,统一解释了“毛泽东思想”的含义,并规范了“毛泽东思想”这个词语的使用标准。

这个文件中有这样一段文字:

“关于‘毛泽东思想’应如何解释的问题,今后可用口头答复如下:党章已明确指出:‘毛泽东思想’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与中国革命的实践之统一的思想’,它的内容和马克思列宁主义是同一的。”

“毛泽东同志曾指示今后不要再用‘毛泽东思想’这个提法,以免引起重大误解。”

“今后党内同志写文章作报告,应照毛泽东同志的指示办理。”

在审定这个通知稿时,毛主席又特别在稿件上批注了一段文字:

在写文章作讲演遇到需要提到毛泽东同志的时候,可用“毛泽东同志的著作”等字样。

就这样,从延安到西柏坡,再从西柏坡到北京,在党内宣传毛泽东同志的思想体系的问题上,一共经历了这样三个转变:

“毛泽东主义”、“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同志的著作”。

可以看得出来,在这个问题上,毛主席的姿态越来越高,态度越来越谦虚。

毛主席的谦虚是真诚的,是发自内心的。

这是一代伟人不可多得的清醒和博大胸怀。

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

毛泽东思想一方面完全是马克思主义的,另一方面又完全是中国的,是中国民族智慧的最高表现和理论上的最高概括。

它是中华民族宝贵的精神支柱,将长期激励和指导我们前进。

主营产品:工业烤箱